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移动游戏出海才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

电影评论 时间:2019-12-08 浏览:
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就会是军事科技和文化。

摘要: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就会是军事科技和文化。

1.如何重新审视游戏行业在全球贸易、互联网行业和社会价值上的意义?


2.中国移动游戏出海产业发展的契机是什么?


3.如何看待中国移动游戏出海的现状?


4.移动游戏出海能够成功的本质是什么?未来有哪些机会?


“文化领域的超车,往往是弯道超车,是通过新兴的文化领域超车。美国文化领域超越欧洲,不是通过文学戏剧和音乐,是通过电影和电视这个二十世纪新兴的文化领域。日本的文化输出,是靠动漫这个新兴领域带动,游戏紧随其后。中国的文化输出到全球,也一定从新兴的文化领域开始。目前,游戏,特别是移动游戏,就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


—— 公众号“西西弗评论”


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就会是军事科技和文化。


在我们的视角里,游戏作为文化大类中的子文化,在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全球发展的背景中,不仅是流动最频繁和最摊平的商业文化生态,而且会是中国文化输出全球的先锋军。


重新审视游戏行业:游戏行业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指南针,商业价值巨大且是国家具备全球输出能力的软实力之一。


首先,让我们抹去每个人不同的,可能存在分歧的社会规范认知和价值观,从商业和社会发展的层面来重新审视游戏行业的位置。


在我看来,游戏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指南针。


广告、电商和游戏是我们公认的互联网三大变现方式。某种程度上来讲,游戏行业拯救了当年还在启蒙中的中国互联网。


目前,中国所有的巨头互联网公司几乎都会有涉及到游戏的相关业务。


游戏行业会引领大多数互联网行业的进展,比如,社交电商就是通过各种“套路”在运营用户,如果你深度认知游戏的运营和商业化设计,你就知道这些方式在游戏行业中是标准的运营方法论。


可能还有些朋友不知道拼多多的黄峥之前做的是游戏公司,而拼多多也孵化自其公司内的游戏团队。


再比如,过去2年甚至现在总在说的下沉市场机会,其实游戏行业早已发现,闷声赚钱多年,地方棋牌,地方XX等游戏公司纷纷已经港股上市。


背后是有什么深刻的逻辑吗?


其实并没有,只是互联网的本质是汇集流量,然后用产品或服务进行流量变现,而游戏是最直接且变现能力最强的行业,所以,游戏行业的从业者自然也就跑在了互联网行业发展的较前身位,并始终充当引领的角色。


中国的移动游戏出海产业发展的契机是什么?


通信网络的完善、终端移动设备性能的提高和渗透率提高、玩家人群的扩大和中国游戏企业的工业化能力。


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具备游戏产业的能力,游戏产业的成熟需要一些先决的条件,比如受教育程度、本国市场、文娱消费力等发达到一定程度,整个产业才能发展起来,中国很幸运,在政策放宽后,以高于世界平均增速的速度在高速增长。而过去政策等等各方面对游戏产业的压制,导致中国的PC和主机游戏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无论在引擎、玩法和生态上的发展都远远落在了西方国家的后面。现在,移动游戏给了我们机会。


移动设备包括了手机和平板,这是目前全球人民上网最廉价和方便快捷的设备,又因为摩尔定律的推动和高速且稳定的移动通信网络的普及,带来了更便利和优质的网络基础设施。


中国移动游戏的积累是史无前例的,特别在腾讯和网易等大厂几乎要“all in”移动游戏之后,整个中国的移动游戏市场被激活和带动,开始弯道超车,发挥出了中国最厉害的游戏“工业化”能力。


下图是Newzoo 2019的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我们可以看到移动游戏将会在游戏市场中占据一半的市场份额,规模预计2022年达到近1000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191017174005.jpg


为什么此时大家都要投身于游戏出海呢,在我看来,是宏观经济、基础设施,发展时机等多方面交汇的成果。


首先,国内的流量逐渐见顶,早有工具APP等团队提前出海寻找海外增量,并获得巨大成功。


海外市场的获客成本较低,且同样有海量用户,随着海外市场互联网渗透率的提升,红利一波接一波。


再者,国内的游戏行业竞争过于惨烈,腾讯、网易等巨头垄断近80%的市场份额,并且无法对长尾的团队进行有效扶持,况且国内发行渠道比较混乱,对于游戏的开发者实在不友好。


加上2018年开始监管加紧后的版号限流,国内的游戏市场增长速度已经低于海外市场。


国内手机品牌华为、小米、OPPO、VIVO等在海外市场大量推出廉价的智能手机,使得很多新兴市场的用户直接越过PC互联网时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用户是互联网的新用户,他们拿起智能手机后的三大需求便是社交、视频和游戏,这代表着流量的红利。


同时,国家正在大力提倡一带一路政策,强调和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过去是制造型企业走出去,现在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正在走出去,游戏行业作为核心的文化产品输出首当其冲。


在基础设施层面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01 渠道标准。在全球市场,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两个发行渠道全球采量,覆盖了大部分的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并且重要的是,他们自己不做内容,本分的承担渠道作用,这使得全球游戏市场的发行环节变得标准且可预期;


02 广告变现。线上广告生态的成熟发展致使大量的广告主认知到线上效果广告等行业的潜力并逐年增大线上广告的投入,并且因为计算广告学的崛起,给游戏行业收入的优化和来源带来了新的助力。


根据我们的被投企业——游戏出海广告服务平台UPLTV近期发布的《移动游戏广告变现洞察报告(2019上半年)》显示,越来越多类型的游戏开始将传统纯内购的商业化模式转变为“IAP+IAA”(内购+广告变现)的组合型商业化模式,并显著提升了收益。


从几个关键出海市场来看,美国、日本、西欧等发达国家用户具有很高的广告变现价值,而东南亚作为许多中国游戏出海厂商“第一站”,虽然单个用户广告变现价值低于发达国家,但凭借巨大的人口红利,其总体价值也不容小觑。


微信图片_20191017174057.jpg


各类游戏在关键出海市场eCPM表现

(注:eCPM指广告展示千次收益)


以上的种种汇聚在了一起,我们可以看到:


25岁成为中国首富,38岁身家1269亿,女版“王思

25岁成为中国首富,38岁身家1269亿,女版“王思

去年7月至今,杨惠妍通过香港上市公司碧桂园所得的股票分红累...[详细]

移动游戏出海才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

移动游戏出海才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

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就会是军事科技和文化...[详细]